-黑喵猫小玥-

【红海行动】【顺懂】我和你的卡萨布兰卡(补档)

这篇真的是我最喜欢的没有之一了

桃氏先生:

#OOC,私设很多,不喜勿入


#凌晨更文差点写到睡过去,估计逻辑很感人,大家见谅包涵


#呃…莫名挂了…清晨再补个档…不知道现在还能看到不…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Part 1


顾顺和李懂刚刚执行完任务回到蛟龙突击队。




两人难得清闲,身体倚靠在军舰的护栏上,慵懒的享受着海风徐徐拍打在身上所发出的声音。




顾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朵白色的小花塞到了李懂的手中,李懂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,神情有些嫌弃:




“顾顺,你还能不能再敷衍点?这花是塑料的…”




“那是卡萨布兰卡花。”顾顺习惯性的在李懂的头顶上瞎呼―噜,“我要是拿鲜花送给你,这时候就已经萎了好吗?”




“知道这花是什么意思吗?”




看着李懂老大不情愿的把花捧在手中却不愿收起来,顾顺难得一改往日的粗糙,温柔的询问着一旁的李懂。




“这花啊,花语特别特别的多。”




“它代表了易变的心,也代表了负担不起的爱,甚至还代表了回忆,代表了每个人最终走向的死亡…”




顾顺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李懂皱着眉头给打断了,“顾顺!你是咒我呢还是咒我呢?活着不好吗!你居然还给我送这玩意!朋友到底要不要做了?”




李懂很少发脾气,偶尔一动怒脸蛋就会变得通红,软软的又萌萌的,让人忍不住想要上手去掐掐。




顾顺也确实那么做了,却被李懂一边狠狠打飞了狼爪,一边长腿一迈,窝到了军舰的另一侧站立着。




李懂的头发被海风吹的有些凌乱,李懂总是时不时的伸出双手拨弄,避免遮挡住自己的视线。




空气里暖暖的光线一半折射到了海底,泛着波光粼粼的一道道水纹,另一半则毫不吝啬的撒在了李懂的身上,在不远处的顾顺看来,这时候的李懂浑身温温柔柔的,就像一个被上帝遗落在人间的礼物,让人无法忽视。




顾顺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部电影《卡萨布兰卡》,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:




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,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,她却唯独走进了我的。




顾顺凝视着李懂的身影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“如果时光能在此停留就好了”的念头。




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是静谧祥和的。




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战争的杀戮,只有自己和李懂两个人的存在。




顾顺忍不住唤了声李懂的名字,见李懂没有反应又再次喊出了声。




“顾顺你叫我干什么呢?”




李懂沉着脸,语气不是特别好。却还是乖乖的转过身面对着顾顺。




看着顾顺一步步朝自己走来,两人的距离近到只剩下一根指尖的距离,李懂却莫名开始有些慌乱。




状若不经意的悄然抬头,却没成想正好对上了顾顺热切的视线。两人喷薄出的热气互相打在对方的脸颊上,让李懂更加没来由的心里一沉。




“李懂…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



Part 2


自从顾顺对李懂当面表白后,除了必要的默契练习之外,李懂就一直躲着顾顺。他自认为自己伪装的很好,结果就连一向心大的石头都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,趁着某天午休吃饭的空档偷偷问李懂:




“小懂咋回事啊,顾顺欺负你了?你俩最近状态有点怪啊。”




“没呢,石头你想多了。可能我最近身体不舒服,还没恢复好吧。”




李懂害怕石头再问,夹起了餐盘里的几片馒头疯狂的往嘴巴里硬塞,头都快埋到地底下了也不自知。




“身体不好要吃药啊小懂。待会我陪你去趟医务室呗,让陆琛帮你瞅瞅。”




这哪里是吃药就能治好的毛病?




李懂扯了扯嘴角没有接过石头的话茬,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在心里暗想着。




等到晚上李懂回宿舍就寝,纠结又该如何跟顾顺不尴尬相处的时候,却发现以往早早躺在上铺睡觉的某人不见了踪影,桌上只留下了一张手写的字条:




李懂,这几天我搬到庄羽那儿凑合住几天,你一个人好好休息。




如果可以的话,想想那天我对你说过的话。我是真心的,没有任何恶作剧的成分。




李懂看着房间里空荡荡的原本还松了一口气,却在读到字条的最后一段话后,又不受控的想到了那时候的场景。




顾顺真的是疯了!




男人怎么可以喜欢男人呢?!




李懂躺在床上辗转难眠,死活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。




的确,顾顺这个人一开始给人的印象就不好。




自大且张狂。




可是经过那么长时间的相处,李懂觉得顾顺其实真的是个内心特别细腻的人。




刀子嘴豆腐心,表面上酷酷的难以亲近,实际上比谁都还要憨诚。




而且身为狙击手,他的业务能力特别的强悍,整个蛟龙队除了罗星,几乎都没人能和他一争高低。




李懂之前的那个问题都还没解开,脑子里就又开始神游物外潜意识的细数着顾顺的种种优点。




那么优秀的人怎么就喜欢上我了呢?




李懂呢喃着问出了声,结果差点把自己给吓了一大跳。




不对,这和优秀没半毛钱关系啊!




李懂刚想闭上眼睛裹紧被子决定不再去思考那些烦心事,却看到了枕头边摆放的军装口袋里露出了一小截白色的花瓣。




那是之前顾顺送给李懂的卡萨布兰卡花。李懂一直放在了口袋里没有拿出来过。




借着朦胧的月色,李懂把花放在了掌心不住的揉捏把玩:




“早知道就不该瞎期待顾顺的礼物。一朵塑料花谁稀罕。”




李懂撇了撇嘴想把它扔到床下的垃圾桶里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又默默把它塞回了原处。




这个花的花语这么渗人,也不知道放在身边是保命符还是催命符。




顾顺如果我以后任务失败,就怪你,就怪你。




李懂把手盖在军装上,鼻子正好挨近那放着花的口袋,不知不觉的,就睡了过去。




一夜好梦,李懂甚至还好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味。特别好闻也特别熟悉。环绕在自己的身边,一直挥散不去。








Part 3


从杨锐那儿接到调派通知,李懂还有些疑惑。




“队长,你这是?”




“李懂,别乱想。只是正好突击2队缺少一名观察员,我寻思着目前就你最合适。时间不长,你协助那边的狙击手完成训练等到新的观察员到位就可以回来。”




“行,队长。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


李懂向杨锐敬了个礼便准备回宿舍收拾下装备,结果很不凑巧的迎面撞上了也是正好回宿舍拿东西的顾顺。




顾顺看着李懂手上的调派通知,脸色当即就灰暗了下来,说话声音也多了些不稳的颤抖。




“李懂,是因为我吗?”




“不是,我是被杨锐队长他…”




李懂看出了顾顺眼神里的受伤,赶忙想要出口解释,却被顾顺摆手叫停。




“李懂,我不是洪水猛兽,我只是喜欢你。”




顾顺深深的望了一眼李懂后转身离开。李懂原本想要叫住顾顺的,可是话到嘴边又哽着说不出口,只能看着顾顺越走越远,最后消失不见。




而李懂刚来突击2队的日子其实也并不好受。




和新的狙击手彼此磨合,重新调整呼吸节奏,练习量不断加倍,可是成果却不尽如人意。




李懂每每深夜回到宿舍,都感觉像是被人痛扁了一顿后的难受,即使已经累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,但是身上时不时传递出的疼痛总是让李懂在半夜冷不丁的被惊醒。




所以某天下午当李懂接到佟莉打来的电话慰问,整个人是又激动又开心。




“你们过的还好吗?”




“挺好的,懂儿你呢,啥时候才能回来啊?”




“快了吧。马上就可以重新见到你们了。”李懂握着电话机,眼角眉梢都是弯弯的笑意。




“佟莉姐,那…那顾顺呢…”




李懂见佟莉在电话里头说了每个人的情况,却唯独漏了顾顺,李懂急得还是自己先开了口。




“懂儿,顾顺他…这…你回来就知道了。”佟莉支支吾吾的死活不愿说,把李懂的心啊一下子钓到了嗓子眼。




之后的几天里李懂常想着这事儿瞎琢磨,于是就更加吃不下睡不着了。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。




好不容易望眼欲穿重新调回了蛟龙突击队,李懂一回队里见到人就问顾顺在哪儿。




“顾顺?还在军医院里躺着呢,之前出任务腿打穿了!”




一脸懵逼的石头刚把这话一说,就看到李懂撒丫子的往军医院的方向死命跑。




“嘿…这李懂啥时候对顾顺那么上心了…”石头傻乎乎的问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佟莉。




“你除了吃糖,你还有什么想的通的?”




佟莉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石头,“真不知道我是什么品味,居然喜欢上了你这个木头。”




“你说啥?我刚刚没听清…”




“我说你昨天新买的糖已经被陆琛偷偷吃掉了!”




“哎呦我去佟莉你怎么不早说啊,这是大事!”石头两眼一亮,撸开袖子就准备去砸陆琛的宿舍门。




而另一边呢,当李懂赶到医院的时候,顾顺正一个人有些费劲的下床。




李懂赶紧上前一把撑住了顾顺的手臂。




“腿都这样了还要跑去哪里折腾?”




“你愿意回来了?”




顾顺看到李懂,第一句话就是这个。




“我本来就是调派。”




李懂把顾顺拉回了病床又接着说道:“我总是要回来的。”




“我以为你很怕我。”




“怕啥?”李懂拿起了床边的一个苹果给顾顺削了起来,“你是我的狙击手,我是你的观察员,怎么着也是别人怕我们啊。”




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。”




李懂停止了削苹果的动作,“我们是男人。”




“男人又怎样?李懂,我喜欢你,你喜欢我,这样就够了。”




“可我并不觉得我对你…”




“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有把我送你的花扔掉?”




李懂这下彻底的说不出话了,因为就连李懂自己也不知道原因。




“这次子弹从我腿上穿过我完全顾及不到任何的疼痛,可我告诉自己我要活下来,因为你还没有答应和我在一起。”




“我知道你需要时间去接受,所以我没有强迫你,甚至是每个夜里我都只能在你睡着以后才能肆无忌惮的偷看你一眼。”




“李懂,所有人都觉得我足够坚强,可我知道,我并不是无坚不摧的。”





“你就是我的软肋…”




“顾顺,为什么要送我卡萨布兰卡花?”





李懂没有回应顾顺之前的那些话,反而没头没脑的扯到了别的话题。




“因为卡萨布兰卡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地方。而你,就是我的卡萨布兰卡花。”




“顾顺,你为什么会喜欢我?”




“喜欢一个人还需要原因吗?”




“那…那就试试吧…”沉默了许久李懂才又开腔,并且把自己切好的苹果递到了顾顺的手中,在顾顺当机呆愣的片刻又补了一句,“怎么?不愿意?”




“愿意!愿意!愿意!只要你给我机会,我怎样都愿意!”




“顾顺,把伤养好吧,我等着你下次送给我真的卡萨布兰卡花,我想闻闻它的香气。”




“只要你喜欢,我愿意每天都送给你。”








番外(可看可不看)


顾顺和李懂两人退役后,来到了卡萨布兰卡定居。




顾顺说的没错,卡萨布兰卡是个非常非常美丽的地方。有清澈湛蓝的天空,有烟波浩渺的海水,还有被这海天一色的画面所包围的美丽城镇和街景。




李懂总爱在黄昏的时候一个人来到海边看潮起又潮落,然后回想起早些年和顾顺在蛟龙突击队的那些岁月时光。




李懂眯着眼睛,对着逐渐开始变成橘红色的天空舒服肆意的伸了一个懒腰,却冷不丁听到了身后一串清晰的快门声。




“啊,抱歉,抱歉,我只是觉得你刚刚那样的状态配上眼前的风景实在是太美了,所以忍不住就把你拍了下来。”




一个娃娃脸的男子不好意思的举了举自己的相机,冲着李懂调皮的吐了吐舌头。




“啊…啊…没事…没事,我不介意…”李懂摆了摆手,因为难得被拍还有点莫名的羞涩。




“我看你经常来这里,你是就住在这附近吗?”




“恩,就住在这附近。你呢?”




“我住的比较远。每次都是我爱人开车带我来的。我不怎么会开车,就连挂档还都需要我爱人帮忙,哈哈哈。”




男子冲着李懂傻乐,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,又兴冲冲的伸出了双手,“对了,我叫尹昉,我给你留个我的联系电话,下次照片洗出来我一定第一个送给你看。”




“好啊,很期待了。我叫李懂,懂事儿的懂…怎么样,是不是特别好记?”




李懂握住了尹昉的双手,两人正准备再互相寒暄个几句,却被不远处赶来的两个男人的呼喊声给硬生生喊了停。




“糟糕!我爱人抓我回去吃饭啦,咱们到时候电话联系啦。”




尹昉掏出口袋里的水笔在李懂的手心留下了电话,然后着急的跑到了不远处一个高个男人的身边。




“又和别的男人聊天了?”




高个男人有些醋意的捏了捏尹昉的脸蛋。




“黄景瑜,全世界就你最小心眼了。”




尹昉用指尖点了点高个男人的额头,“我啊,刚刚给一个人拍了一张照片,喏,就是现在手里刚刚接过白色鲜花的那个…不过旁边那个男人是他的朋友吗?长的还挺帅气的…”




“不是朋友吧,应该是爱人或者是男朋友…”




“哎?你是怎么知道的啊,猜出来的吗?”




“那个白色鲜花是卡萨布兰卡花啊。有很多很多花语的,但是能送人说出口的花语啊,只有一个。”




“是什么?”




尹昉抬起头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家老公。








“不要放弃一个你深爱的人。”

评论
热度(170)

© -黑喵猫小玥-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