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小月不是猫

联文第九棒

我要感谢长安救我一命,为了表达谢意就不挖坑了∠( ᐛ 」∠)_


 忆旧年一直知道黑人这人,长得白白净净,肚子里不知道藏了多少东西。别人都说表哥最老实了,其实醉雨几个人清楚地很,他就是个心机黑。 

心机黑一直喜欢童话,不过他掩饰的很好,也就上次拍床戏,旧年才确认了自己的想法。 

黑人虽说是君山一杯倒,但是这么两三年一起下来,酒量其实没有以前那么差。那一瓶酒说起来也没多少度数,就是瓶黄啤,有酒量的人喝下去都没什么感觉,现在的黑人喝下去,也就是微醺。不过借着微醺,他倒是放开了,抱着童话亲亲摸摸,该占得便宜占了个遍,临走,还靠着童话的耳朵说了句一直想说的话:“刚刚挺像假戏真做的。”说完他就上车走了,接下来几天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该干嘛干嘛,直到今天拍吻戏连番卡顿。 

“旧年,我知道你看出来了,逗话话不好玩吗?”黑人翻着剧本,说出的话像是很随意,忆旧年却听出不同来:“表哥你对童话??” 

黑人抬头看他一眼,笑了:“我喜欢童话,感觉出来了吧?” 

忆旧年点点头。要说喜欢童话,黑人绝对是表达的很明显了,他们玩的游戏里,吃鸡的时候什么装备黑人都优先给童话,自己打的马匪橙装给童话,从别人手里抢来的箱子开出的橙装也给童话。平时出去吃饭还给拌饭调酱料,每次童话吃完了他默默把童话不吃的都吃了。其实童话自己也是不自知的对黑人好,平时什么都先让表哥选,吃鸡从不让装备给别人,但是他能从自己包里把橙武都给让出来,吃饭的也是谁都不让时候还能谦让给黑人,这是真爱不自知啊。 

黑人看着不远处躲在墙角的小碗,慢慢道:“童话这样的人,不喜欢他才是最难的,我也不指望他对我有一样的感情,我只希望我能护着他,让他能开心的过日子就行了。”

“可是表哥,你怎么就觉得童话对你没有那种感情呢?”忆旧年表示黑酱你是不是误解了:“你看这全团上下,他童话就听你的,你说是啥就是啥。这刚和逗儿吵吵完,明明是你的问题,他全去怪逗儿,一句话都舍不得职责你。这特么不是因为他喜欢你?”旧年说完就走了。

听他这一顿说,黑人沉默了,他黑沉沉的眸子牢牢锁定童话的方向,看着童话在那儿摸了半天鱼,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向他走了过去。

“话话,你来。”黑人把童话拉进了拍戏用的房间,锁上了门,然后顺手把童话推在了床上。

童话被他这一下压上来弄的不知所措,正欲挣扎,却被黑人捏着下巴吻了上来。和拍戏时那种轻轻浅浅的碰触不同,这个吻凶猛黏腻,带着黑人独有的烟味,搅动的舌尖和紧贴在一起的嘴唇,把童话仅有的一点反抗意识都给浇灭了,不由沉醉在黑人的拥吻里,挣扎的手臂自觉环绕上身上人坚实的肩膀。

好不容易分开时,童话已经给吻的喘息连连,还没顺过气,就听见黑人低哑的表白:“话话,我爱你,我每天都想把你按在怀里亲吻。我想让你眼里只有我一个人,每天只对我笑,我知道我的独占欲太可怕,很多时候都想让你只能坐在我身边,哪里都不能去,所以之前一直不想让你知道我的感情。可是我真的忍不下去了,再不告诉你,我怕我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。话话,你要是不接受我,你就摇摇头,我绝对不会再来纠缠你。你知道我的,答应你的事我可以用命去做到。”

童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被这个吻和表白弄的是大脑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。只是身体比大脑的反应速度快多了,等童话清醒过来,他已经把以为自己表白失败准备放手离开的黑人拉了下来,并且翻身压住了他。

唐小碗这一百四十斤的重量可是实实在在的,黑人给他按住完全动不了,只能扶住童话的身体,让他在自己身上坐好。

“黑洲非人你这个比!你都不听我说完你就要走?你还好意思说喜欢我!!那我童话今天就要说清楚了!我也喜欢你!你不许说完就跑!!”说着他压下身来,狠狠吻上黑人的嘴,不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
评论(3)
热度(9)

© 猫小月不是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